美式餐廳吸引我的,無非是自由自在的氣氛,美式餐飲在我心裡距離稱為美食的程度實在有點遠,因為他太粗獷,不欣賞。
 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我到美式餐廳還是點義大利麵了,貝果與大漢堡讓我敬謝不敏。
我向來稱BAGEL為猶太饅頭,要我說它是美食真的有困難,但是不諱言就必定有人視之為珍饈,我要尊重這種看法。
 小小辣的斜切麵還是比較合我的味兒,醬汁收得極好,麵體沾上醬汁稱得上好吃。
 

 同桌友人點的漢堡,份量很大,一般宵夜我也沒有吃那麼多了。
 晚上想找地方看妹吃宵夜to relax,這兒是不錯的選擇。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