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刺眼的陽光就知道不是最近去的。太陽目前與台灣關係不大好,很少看到他過來聊天串門子了。 我對陶藝還真不懂,由於觸感,喜歡瓷器遠勝陶器;但是在茶水橫肆之間,陶壺的箇中滋味卻比瓷杯優雅,瓷杯材質密度高,帶不出茶葉的芬芳。 

 

 
瓷還是比較吸引我的目光。
 

 

 

 

 

 

 

 

 

 

 買了台華窯製作的大冬瓜,我是這麼叫他。 與華麗的瓷瓶相比,冬瓜有樸實的外表,跟我比較像。

 放在客廳,小小給他附庸風雅一下,雖說君子不器,只是偌大冬瓜,一時還不知要做何用途。 

 
 
 


 
  
 
 
 
   

    全站熱搜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