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蒙古鐵騎縱橫歐亞,兵鋒橫掃,各國貴族聞之色變(被蒙古人捉到要殺頭的,兵荒馬亂,落難鳳凰不如雞啊)心膽俱裂,以為是上帝的懲罰,繼中古世紀突厥人之後,遊牧民族大規模的軍事與遷徙行動。
 頗為傳神的銅鑄塑像,將蒙古戰士躍馬奔馳的勇猛表達在天香回味的草地。
七八百年過去,當年的四大汗國也已分崩離析,不復當年榮光;只有相傳當年行軍打仗所食用的鍋物料理方式,代代傳授至今。 元史本紀第一:
太祖法天啟運聖武皇帝,諱鐵木真,姓奇渥溫氏 ,蒙古部人。

鐵木真雖然是出身黃金家族,但是父親早年就遭到暗算,偌大的蒙古帝國算是他赤手空拳打出來,盟友、敵人,一個一個倒在他的腳下,黃河河套的西夏,龐大的金國,靠著傑出的軍事才能、知人善任的個性,把一盤散沙的蒙古整合成強大的帝國,南征、西征。

鐵木真改變了一個制度,奠定他統一的基礎,就是把打仗搶到的財物從個人戰士、十夫長到萬夫長人人有份。有別於其他部落將財物由族長統一分配的共產方式,鐵木真的財產私有更顯得公平,也因此受到年輕戰士的衷心擁護。當然,出門打仗刀槍無眼,從不保證能安全回家,萬一怎麼了,妻子有了保障總是讓兵卒更用力去打去搶奪。

蒙古西征,對待敵人的方式很簡單:投降,頭領殺掉,其他百姓變成奴隸;不投降,除了工匠等技術人員,屠城,也就是一個不留,確保後方沒有敵人游擊隊騷擾。

鐵騎馬蹄揚起的黃沙,腰間馬刀與箭上的鮮血從未乾涸;征服的榮光背後,卻是無辜百姓日日夜夜,無止盡的哀嚎... 當年李萍帶著郭靖躲在蒙古,郭靖與拖雷安答的蒙古包不知道是不是這種樣貌?
 天香戶外還是養一些小動物,有帶小寶貝來的朋友,無不趁著難得的陽光,讓小朋友接觸大自然。
 
很酷的大火雞~
 

 
白孔雀因為昨天的寒流,不知道有沒有感冒?
 

 

 

 

 
小羊在地上曬太陽,不大理人~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