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阿給街到繁華的英專路,空虛的心靈真的要找些實在的東西來填補。
突然聞到一股很優的香味,現點現煎的蔥油餅...我不是在做夢吧!


老阿公跟老阿罵一起做餅,兩個人就這樣子綁在一起,多好!把兩個人的命運緊緊綁住的,除了紅線,就是蔥油餅。
好!等我退休,再跟小芹一起去賣蔥油餅      
(小芹:你自己去賣吧,我在家裡等你賺錢回家就好...有退休金還去賣餅,你也留點機會給年輕人吧)

反正不管啦,目前看起來兩個人一起賣餅是一件很甜蜜的事情啦。

半機器半手工,看起來也還乾淨衛生,只差阿罵沒有戴N95來煎餅。





餅兒在鍋中由白變黃,慢慢從麵糰熟成蔥油餅。





加蛋是一定要的,另外一個不加蛋是爸媽的,老人家怕膽固醇小姐上身。






只有:夭壽好吃可以稍微形容我澎湃的心情。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