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起時分,摸不著雲在想什麼,隨著風的足跡,隨處就有雲的影子。

草對雲說:你為什麼要走?雲對草說:我沒有走,只是註定一生漂流。

空氣為什麼沁涼的像水一樣?空氣為什麼能夠乾淨成這樣子?
山沒因為雪來白頭,山因為雲的調皮而白了眉頭。
























身處其中,什麼言語都是多餘,
不是有人說過上窮碧落,
那麼這裡是不是仙子的宮殿呢?

雲還是走了,
山還在等雲回來白他的眉頭,
如果你看見雲,
叫他一聲,記得回來。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