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媽在秀完她得來不易的吳寶春冠軍麵包,連忙催促我把小豬小貓叫起床,我家前面的菜市場可是有好吃的早餐正等待著他們。
 
煉油廠宿舍菜市場這攤碗粿與肉羹,算是我馴服歪嘴症候群人類的秘方之一。
從台北國南下的歪嘴雞無論嘴巴多歪,到這裡無不乖乖粿到
命除病除,歪嘴的毛病不用七天,馬上痊癒恢復正常,點頭如搗蒜地說下次來高雄,沒吃到會怎樣怎樣...這兩隻涉世未深的小動物怎樣可能脫離我的計算,以後叫他們到高雄就安心上路,別再抱怨三點四點出發的事情。
 
豐富柴魚味的肉羹是秘方之二,白菜、蒜味肉羹與烏醋華麗的組合,我的早餐就是一碗肉羹,因為羹,是可以續的。


別太快把肉羹掃個清空,只要把碗交給老闆、老闆娘,一碗華麗風的肉羹馬上復原,夠佛心了吧。
 
 
 付帳的時候我拿35文錢給老闆娘,她還是那句話:我看你一個人吃,只有勺了30元的量。就這樣少了五塊錢,卻賺來滿滿的人潮!這種生意手法讓那兩個台北國的小動物看的目瞪口呆,原來,好吃的肉羹與碗粿,裡頭還加了很濃的"人情味"
 
想吃飽一些,再加麵或米粉,可能會撐到中午吧~~~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