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鹿仔港的生意都很好,尤其我們是在用餐時間之外去吃,還是有許多客人來「交關」,真正不是我在唬爛,生意很好。

老闆叔姪分掌櫃檯,默契良好,看來下一代接班的架式已經出來了。

做油湯的生意真的很辛苦,夏天的高溫連走在外面路上都
痛苦,何況是株在火爐頭前。
許老闆沒有因為老店老手而疏忽懈怠,他是個很認真的職人,而且他很喜歡跑來跟客人聊天,許董ㄝ~~你知道我們是聊得很爽,可是肉羹麵都涼了耶。

這價位在台北已經鳳毛麟角,找不到的平實價格;不是價錢便宜就好,份量要夠而且還要好吃才行,這種店才叫實在。
米粉,料很多的,而且彈性很足,好吃!
特製的古早味肉燥,所有小吃都是靠它畫龍點睛。
與尋常的偽油飯不同,他真的是米糕。
但是加了我最討厭的醃蘿蔔,黃黃的色素真恐怖。

肉羹麵。也是我不愛的爛爛口感,唉~這種麵的特性就是這樣,也不能怪一直跟老闆聊天把麵給浸爛了。

但是肉羹的肉很好吃倒是真的。



魷魚賣60應該算是流血回饋了,阿根廷魷魚日來價格飛漲,這樣子一大盤沒有100以上可能嗎?
魷魚+肉羹~~~靠...過來~兩個好吃的東西碰在一起加上羹湯,就是好吃的三次方了。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