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深夜突然很想吃牛肉麵,就是很想吃很想吃,沒有吃到就會很不高興的那種感覺,記得剛畢業曾經吃過光復南路的江家黃牛肉麵,那就走吧。

好香的牛肉麵,香味一點都沒變,只是紅燒湯頭對我來說已經感到油膩,由於年事慢慢增長,大多以清燉為主了。

但是牛肉麵放油條是幹嘛?吸油嗎?

油條浸了牛肉湯也沒有比較好吃,只是特別。

牛肉的質感不如七十二。





麵條嚼勁不如建宏,建宏雖然平價,但是他的麵條可是一絕。


兩個人吃一碗麵是不可能有飽足感的,再追加油條與蛋餅。
我想,江家已經跟我say Good bye了。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