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境農場,原名「見晴農場」。位於南投縣仁愛鄉境內,成立於1961年2月20日,是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為了安置早年投效疆場的滇緬邊區之游擊幹部、眷屬及國軍退除役官兵,在此從事農墾開發而設置。1965年,當任的行政院長蔣經國先生關心民情常下鄉巡視,眼見此地之景緻清幽,氣候宜人,山勢天成,感於此處「清新空氣任君取;境地優雅似仙境」,於是將原名「見晴農場」,改為「清境農場」,清境農場之名因而延傳至今---網路資料。
我腦海裡一直浮現「異域」電影中不知道是庹宗華還是劉德華講的:在這裡死了,與草木同枯;沒死的,比死的還不如...

民國三十八年十二月九日,雲南省主席盧漢在省政府召開軍政聯席會議,宣佈雲南投共,大陸全面淪陷。
民國三十九年一月十八日元江一役戰敗後,由黃杰將軍領導的雲南中央部隊大部分順元江而下,進入越南。被統治當地的法國人送進蒙陽集中營,然後轉送到富國島,於民國四十二年夏接運來台。

另有一批殘餘部隊不滿千人,由李國輝將軍和譚忠副團長帶領退到中緬交界處。民國三十九年四月中旬,改組為復興部隊,成立「中國軍事司令部」於小猛捧。
緬甸國防軍接收到殘餘部隊進入緬甸國境駐留的消息後,於民國三十九年五月二十日,派駐軍隊進入一向沒有任何武裝的大其力。並發函要求我軍派人談判,共計四次。最後一次談判時間是六月三日,大其力縣長要求我軍派出更高級代表前往景東談判,以便徹底解決。於是我軍派了丁作韶博士和馬鼎臣先生前往。但丁、馬和若干當地華僑領袖,當場都被緬甸政府逮補軟禁。

民國三十九年六月十六日,中緬大戰於大其力展開。經過兩個月鏖戰,我軍擊敗前來繳械的緬甸國防軍。八月二十三日,緬甸國防軍宣佈同情我軍反共立場,並送回馬鼎臣先生。但希望我軍務必離開公路線和撤出新佔領的城市。
戰後,游擊隊先撤退到小猛捧,九月間進入猛撒,於當地休養半年,並成立「幹部訓練班」,每期三個月,一共訓練了兩期。學員約兩百多人,分別來自部隊、華僑和當地擺夷。對後來擴充到兩萬人的部隊,提供了充分得力的幫助。

民國四十年三月十八日,李彌將軍下令反攻雲南,分兵南北兩個梯隊,向北進發。南梯地的目的地是車里、南嶠、佛海,以吸引住共軍兵力,使北梯隊能順利的攻取耿馬、瀾滄。這次大規模反攻,時間持續了三個月,先後攻克滄源、雙江、耿馬、瀾滄等縣。四個月後,因後援不繼,退回猛境。八月中旬,丁作韶博士獲釋,由李彌將軍派馬隊迎回猛撒。

之後更以緬甸景東地區為根據地,招納各地反共力量,於民國四十年元月,正式擴編為「雲南人民反共救國軍」。由李彌將軍出任總指揮,建總部於猛撒。反攻後是游擊隊力量最鼎盛時期。「 反共大學 」在猛撒成立,為擁有三千人的邊區最高學府,分為政工、軍官、財務、通訊、學生、行政六個大隊。李彌和李則芬將軍分別擔任校長和教育長。

民國四十一年元月二十八日,緬甸向聯合國大會提出控訴,請求將李彌部隊驅逐出境,控訴案為聯合國大會所接受。民國四十二年四月起,中、美、泰、緬在曼谷召開四國會議,商討撤軍事宜。政府為了保全聯合國席位,遂決定撤軍。民國四十二年十一月七日起,至四十三年五月底止,總共撤回7280人,編成十個營,納入國軍正式建制。四十三年五月底,政府發表聲明,宣佈游擊隊不復存在。

滇邊逃緬反共的武裝義民,仍群起繼續打游擊。並自行組織「東南亞人民反共志願軍」,建總部於江拉。推舉柳元麟將軍為總指揮。

民國四十三年至四十七年,志願軍開始鼓勵三十歲以上的軍官〈後擴及士兵〉,與當地各邊疆民族女子結婚。尤其是當地土司女兒,以利掩飾身分、獲取重要軍事消息以及求生存並繁衍後代。

民國四十七年七月,部隊再度發動反攻,攻入鎮越、佛海、瀾滄等縣境。後台海發生823砲戰時,政府更令雲南總部向大陸邊境發動突擊,以利牽制共軍。

民國四十九年十一月,中共動用四個師約四萬八千人,並配合緬甸國防軍十二營和空軍,圍攻游擊基地,雙方傷亡慘重。由於緬甸空軍總司令座機被反共救國軍擊落,遭緬甸政府再次向聯合國抗議侵犯主權。反共救國軍不得不從雲南撤退,兩個月後放棄江拉基地,越過湄公河,進入寮國境內。

政府為了避免再起外交糾紛,接受聯合國國雷專案援助,將入寮部隊集中到泰國清邁,再接運來台。從民國五十年三月十七日至四月三十日,先後接運來台統計為4406人。最後一批於民國五十年六月由飛機載送降落在屏東空軍基地。


游擊隊員下飛機後,先到鳳山某軍事學校招待所暫住一宿。第二天搭乘火車北上成功嶺停留三個月,由政府發給各項生活設備。並經積極勸導,有三百多人辦妥退伍手續,正式成為義民,由國防部會同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等單位輔導墾荒。同時開啟了義民在台生活的序幕 ---網路資料。



























以前金三角的毒王坤沙,出身是李彌的小兵;李彌見到坤沙拆解槍枝非常熟練,就由小兵晉升少尉軍官。























來到台灣,雖然也是在山上開墾,但是總比在泰國、緬甸、寮國一帶好些,畢竟那裡是別人的國家。

寞內大哥介紹我們這裡餐廳,但是看過這些照片讓我挺沉重的,吃不下。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