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一直謹記莊小姐的交代:來這裡要先踩一下武嶺的牌位,表示已經征服俺生命中第一座,也是唯一的一座百嶽。

為了實現這個崇高且偉大的理想,雖然從鳶峰開始俺就開始頭暈想睡,還是強忍著不適,咬著牙爬上來。
我們沒有在昆陽停車場駐足,因為昆陽一片白茫茫,讓想讓雪打在鼻子上的我們更加興奮,雖然途中有點打滑差點撞山,才想到我們沒裝雪鍊,不能像平時一樣衝衝衝,要想下山見父母,還是小心點好。
全國的無聊男女們應該都在等合歡山下雪的新聞吧,如果一飄雪俺一定衝到SNG車前面,讓俺爹俺娘看到俺終於征服第一座百嶽的榮耀。


真的很好玩,就算摔下來也甘願。










待了3小時,怎麼都不下雪...俺已經頭暈到不行,除了俺勇猛無比的老婆完全無視高山症之外之外,這恐怖的病症悄悄降臨在我們身上,稀薄又冷凍到吸一口就發抖的空氣讓俺覺得...這裡真不是人待的地方,還是早早翹頭為妙~~~
要讓全國觀眾跟俺爹俺娘看到俺終於征服第一座百嶽的榮耀畫面還可以下次,萬一俺在這裡圓寂就真不妙了!

※※※※※※※※※※※我是專業分隔線※※※※※※※※※
第二天...又爬上武嶺,跟昨天的照片比較來看就知道合歡山的多變面貌。

趁我下山偷下的冰雪,因為昨天來的時候沒有雪人。





一片蒼茫,正是放馬牧牛羊好處所,哪像昨天連尿出來的滴滴都快變冰珠。

站在高崗上。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