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終的時候,木柵跟高雄達成協議:將林口兩個嗷嗷待哺的小朋友割讓在木柵,吃年夜飯。
乾媽早早就打電話說,除夕在家裡吃飯;因為大家覺得,像去年在餐館吃,既不便宜,口味也不合,乾脆今年親自下廚。快吃飯了,小豬跟小貓還沒出現,要我打電話催才乖乖起床。
第一張,我只動了蹄筋與海蔘。 大蝦吃了兩隻,還是乾爸幫大家剝好,硬要我吃兩隻;蝦子雖然碩大,蝦身倒是鮮美,不像泰國蝦或螯蝦,肉質粗不好吃。 這盤魚生也是我跟乾爸的盤中飧,因為只有我倆吃生食。 拼盤中我獨鍾烏魚子。 

 海蜇皮與海瓜子,我都沒吃。  不知道是啥咪魚,也沒吃。 肝連,夾了幾塊。 

 醉雞與肉捲,有酒味的料理我都蠻愛的。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