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七點,台北城已經開始一天的活力;但在這裡,依然寧靜。
 
紀念堂或是自由廣場,什麼名字對我來說不大重要,我只要這份舒適與美麗。
 

 

  

 
寒櫻初綻,甚美。

 

 




 

 

頑皮,飛盤跳上了枝頭。
 

 

 

 

 

 天性。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