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感覺很普的阜杭豆漿之後,俺頓時決定在溫度升高之前到永樂市場吃一碗相傳也是排隊店的旗魚米粉,再開開心心舒舒服服地回家吹冷氣睡回籠覺。
早起的好處除了頭腦清醒之外,就是不用跟那些比你晚起的人排隊浪費生命。
配料看起來很簡單,味道應該也很簡單。
大鍋米粉加上一點油蔥與韭菜,真是古早味啊。


還有炸物,就點兩樣比較顯得不單調。炸豆腐用的是板豆腐,有股豆腐的豆味,我很不喜歡這種豆子臭,如果用其他沒味道的豆腐我會更愛它。
炸甜不辣也是很普通的口味,醬料在這些炸物當中沒有加分的效果,平凡到不行。
原本來這裡想要彌補阜杭的空虛,結果是用了空虛換得更多的空虛。
主角旗魚米粉,沒有豬大骨熬湯那股油膩與腥臭,湯頭是清湯淡味,米粉裡頭有一些魚肉碎片,像渣渣一樣,其實一碗要價35元,放1-2塊完整的魚肉又何妨!
還好這次來吃沒有排隊,否則我會很不高興花時間在吃這東西上面。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