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著滿滿的行李與阿媽的叮囑,相對冷冽的台北卻成了大家不願意返回的家園。
小豬將我的老爺車飛快的奔馳在國道,害我想睡又睡不著...想吃晚餐,他"咻"一下子過了台南、麻豆,再不下嘉義,也找不到我愛吃的東西啦。 

順著交流道發現這家新的火雞肉飯。不想到市區去浪費時間找停車位,然雞肉飯在印象中差別沒有說很大,湯汁淋在雞肉絲與白飯上頭,湯就是靈魂~ 

南部常見的虱目魚肚也是桌上佳餚,以鳳梨豆醬蒸之,除去魚腥反增甜美。 

 

 

 

果然,雞肉飯就在及格線上沉浮。 

 

 


苦瓜湯有解膩作用,另外安定坐在雲霄飛車的刺激也頗為有效。
 

燙青菜與豬頭皮上面的蒜泥倒是嗆辣,差點燒到喉嚨。

旅行中的記憶不斷累積,希望下次也有如此豐富的出遊。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