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過永芳亭四神湯,廟東對我的吸引力頓時降低一大半。
為了避免遺珠之憾,我們還是整個的繞了一圈,確定沒有烙在印象中的必訪名店才甘心,當然,廟口的蝦仁肉圓就是尾音。 沒錯!沒有位子就是在廟前人行道上,綣縮站著吃,跟西門町阿宗麵線有同工之妙,越是站著,過往議論的聲音越多,生意就越旺火。 旁邊的街友 也專心在眼前的美食,天地萬物都是過往雲煙,唯有這份肉圓是不變的一。

裡面是我最喜愛的調味:不加辣椒,加倍蒜。
 生蒜泥雖是配角,但是性格激烈,卻又不搶主角的戲。
很少有人單吃蒜泥而捨卻主菜吧。所以我把肉圓與蒜泥視為最佳搭檔,愛吃的人不能一日無此君,怕蒜氣的人掩鼻避之唯恐不及,各有所愛是也。 醬油的甘也是重要配角,若是死鹹之輩豈不大殺風景? 一顆十五文錢,肉塊與蝦仁主導這場,看倌若能親臨廟東市集,此攤頗收完美結局的妙,至少對我來說,是的。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