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親自送妹妹去機場,臨行前她拿出一個小盒,說要送她阿嫂吃。我對這種糕點沒有很大興趣,但是看到是蜂蜜蛋糕,心裡頭就有點願意了^^
鹽埕區巴堂蜂蜜蛋糕是我從小認定的美食之一,現在想想,其實味道也還可以,是兒時物資匱乏,洋菓子難得的關係吧。
 白木屋的蛋糕給我甜膩的印象,所以特別選了一種剋制暴甜蛋糕的茶來對付他。
 
咦???有人偷吃???居然無視我的嚴令,擅自偷吃(謎之音:還囉嗦!再說我就吃光,你就沒得吃!)
 
很細的蛋糕,外表及格!我討厭粗巴巴的蛋糕,又不是發粿。
咖啡味道很重,吃了三塊之後,如廁都有咖啡味,威力可見一般!
而且不死甜,不走螞蟻扛去過冬路線,早知道就用紅茶來搭。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