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帶著臨時拼湊的探親團,三個人浩浩蕩蕩從台北往南部出發,成員有副駕駛周小豬,車掌小姐劉小貓,原訂早上七點出發,但是我臨時變更出發時間,凌晨四點就走了,這兩個人居然從被窩中被我拖出來還毫無怨言,就憑我一句「走~去台南吃鹹粥」
 這兩個天龍國來的,早就仰慕我南部七縣市東西好吃又便宜,現在有機會跟著我來吃吃喝喝,可能做夢都會笑哩~
 
點了兩碗鹹粥,一碗魚肚,一份乾魚皮。
鹹粥讓我覺得有點虛,如果米飯再多粒一些應該會更完美,一碗五十元的粥不應該只有半碗的料,如果多添加飯的份量,或許在視覺與飽足感上會棒。
 
阿憨的湯頭仍舊甜美,老店老風味一點都沒變。
 

 最好吃的是魚皮,不同於其他賣虱目魚的地方,乾魚皮是清燙後加上醬油膏與芥末;阿憨的乾魚皮使用的醬像似紅燒味,好吃極了。
 為了證明我說的魚皮做法差異,等等我們再找一家虱目魚店,就只吃乾魚皮。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