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來,香煙裊裊伴隨隱微心跡許願還願;
撫今追昔,牌匾巍巍俯照熙攘俗事似緣非緣。
 能夠平安地再訪大天后宮,媽祖果真佑我甚厚-我當下如是想。

 
無論嘉慶、道光,小小題匾笑看人間興衰起伏,帝王公侯已經化為塵土,留在後世眼中到底是何光影?
 
愛著匾上的字體,無論筆走龍蛇抑或雄渾剛健,前人的手澤告訴我許多曾經在這裡發生過的事兒。
 
或許題字的主人顯赫一時,當代無儔,現在浮現在我面前,不是他的容顏,而是他的遺墨。
 

 
惟有牆上這字,歷久不衰。
 

 
出了這門,便是人間。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