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蘭附近鬼打牆了一陣,靠著不屈不撓的毅力加上油箱中滿滿的汽油,終於找到在小山坡上的廣興紙寮。
 

 

 

大哥顧著他的作品,根本沒發現我們兩個死遊客,沒關係~~藝術家都是不大理俗人的。

靠!可以吃的紙,印象中只有山羊才會把書本吃下去,沒想到紙除了可以拿來印聖經,還可以給人吃下肚。
 

 
終於到了,原本以為造紙的地方會有令人掩鼻的臭味,但是廣興並沒有。
 
紙寮除了造紙,觀光與文化傳承也是重點工作。
 
蔡倫地下有知,一定會含笑說yes因為他用漁網、破布、樹皮(課本是這樣告訴我的)做出來的紙(俗稱草紙)被這群人發揚光大,細膩程度何啻千萬倍
 
 

 
 

  許多環保植物皮或是纖維都可以拿來做紙,未必要把大樹砍光光。
 
 
小朋友不一定知道造紙的流程,但是肯定覺得好玩~
 
 
工作人員也詳細地告訴小朋友這些動作的意義。
 

 

 

 

 

 

 

 
誰知桌上紙,張張都辛苦。
 

 成品。

 
許多紙製的紀念品。
 

 

 帶著孩子來這裡薰陶一下,總比上網聊天寫食記好多了。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