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滴~這裡就是藝術的殿堂,不太適合我這種血液中沒有藝術成分的鄉民前來的國立台北藝術大學
由於偶門高雄的鄉親----菜市子同學北上視察,主揪到北藝大增加大家的藝術氣息順便吃很藝術的午餐 ,參加的鄉民代表恰巧都來自遙遠的高雄市,於是俺就把此次盛會命名為「高雄幫聚在台北」

用色繽紛,與我觀念中大學校舍一貫的莊嚴肅穆有極大的對比。
到此一踩紀念,我們的紀念純淨天然無污染,除了照片,什麼都不帶走。



這是鳥地方嗎?



紅磚、水泥,怎麼看都不像有強烈的美感~










盪,盪出涼爽,有股逃出暑熱的清涼。


我覺得這隻怪獸長得很中國味,肌肉糾結,是個好漢子。



最妙的是牠的xx,有個人像,是怎樣?代表生生不息嗎?



插電的,屌!







遠端牆上坐著兩個無頭人~媽呀,這藝術也太詭異了。





知了是夏蟲,蟄伏那麼久只為了一季的嘶鳴。











樹裡頭看出去的景象。





這是叫人機車不要騎太快嗎?





這個...是哪個x蛋,把飲料瓶丟到裡面!!!真是可惡!!!





蓮花盛開,風慢慢經過也不敢用力,怕摘下來盛放的美。



這兩朵漂亮到馬上讓我聯想,印在白帖後面往生極樂的蓮花座。















藝術的餐廳到了,已經不早了,肚子也該吃點東西。



創作者介紹

霜葉は二月の春の花より更に赤いです

霜葉,紅於二月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